这篇文章是临时起意写下的,引子是我在视频网站上看到了关于电影《寒战 2》的解说,然后翻看了维基百科关于香港反修例活动的记录。

具体的过程就不说了,维基百科讲的比我清楚多了。就说说我当时的想法吧。2019 年,我正在上大四,准备考研。示威游行的高峰应该是暑假(6-8 月份),那时候的我,中午休息时经常通过 b 站“关注”香港局势,可想而知我看到的消息都是经过几手处理,有多强的倾向性了。当时的话,虽不至于在社媒上转发什么“支持香港警察”的大红底脑残海报,但也是算比较冷静吧,大概比较符合我现在的态度倾向。只是当时正面临毕业的抉择,对于社会政治议题还思考的不多,比较混乱,没有自己成型的一套价值观。所以,那一年我也看《那兔》这种脑残动画,还津津有味的看维维豆奶在《这就是中国》里侃侃而谈。嗯,这就是受限于信息茧房了。以上是背景介绍。

总而言之,我那时候就是偏向于中国政府的立场,即不理解香港人的政治诉求,并对他们破坏经济社会正常秩序的行为反感。之所以有这种看法,和 2019 年之前,中国经济繁荣发展的表象是分不开的,那些年大家只想着搞钱,人人都认为机遇和努力会改善生活。当然注意我这里的用词是“表象”,现在我们都知道,其实经济的内核早在此之前就出问题了,埋下的雷在最近两年爆发,摧毁了人们的信心。搞笑的是,现世报总是来得那么快。疫情到来后,出口影响,内需不足,这艘大船终于停住了。有了外部环境的变化,我在这期间,也终于回过味了,意识到政治和经济的联系。

首先,港人肯定是比大陆人关心政治的。这是由教育和体制决定的。我想他们的理念是这样的:香港能繁荣发展这么多年,靠的是香港过去到现在传承下来的社会制度。大陆的成绩很亮眼,但是香港人并不认为大陆的风气到了香港还能继续成功。对大陆的态度是一种敬而远之。当这种独立性受到威胁时,他们就会奋起抗议,因为他们认为,改变了制度,就动了根基,香港迟早会失去活力。大陆人的政治观不用多说,这便是最根本的区别,也是两地人民的隔阂所在。

大陆人的这种价值观,在相对稳定的年代里,当然会让对政府的好感度极高。但是,疫情这类的突发公共国际性事件,就会打破这种平衡。事情发生后,威权政府就会采取反人性的措施,并在执行过程中逐渐加码,更会层层加码。也就是说,上层官僚的政策好坏性,会几何倍数地放大到最下面的基层。2022 年下半年的疫情防控政策失灵就是这个道理。还好,大陆人相比大吃饱和大健身时期,个人素质和眼界还是开阔的,当最后威胁到吃饭问题时,基本无路可退时,还是年轻人们站了出来。我想这时候,大陆人才能部分体会到香港人 2019 年时的心境。

我自己也算是疫情中晃过神来的一代。我也明白,其实民主也不能当饭吃。印度表面上也是民主国家政体呢,谁会认为印度人幸福?况且当今世界,各种极左思想泛滥,各国都在吃前几十年全球化的遗产,而不想着加深开放融合的程度。对我的启示是,移民目的地的选择,要满足政府开明(个人不会频繁被公权力打扰)、民风淳朴(人际关系简单、社区远离极左思想)、生活舒适(气候、房价、交通等)。

最后,贴一张香港恒生指数最近五年的变化,近两年可以说是一路狂跌。眼下香港的选举早就成了中共可以随意把持的玩具,经济形势也应验了港人在 2019 年的担忧,只是没想到疫情让一切都按下了加速键……

17057646341921705764633316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