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都会制定计划,关键是执行情况。

这一年我完成从学生到社畜的身份转变,那我就分毕业前后的两个阶段来试着回顾这一年。

毕业前

研究生刚入学时的豪言壮志,到临近毕业时只剩下了“顺利毕业”这一项。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我的期待变得如此之低?除了客观因素外,我也想检讨一下自身原因。一开始我就想走程序员这条路,我也确实是在这个方向上努力。但是我一直不专心,这也在日后在秋招季中颗粒无收种下了恶果。2020年,我想走java;2021年,我想走python+图像算法;2022年我想走javascript前端。另外,对算法题的畏难情绪很强,买了leetcode会员都没刷几题,导致最后秋招时笔试基本全跪,甚至到后期崩溃地直接不做。现在的工作不满意是有原因的,一切都是为我自己2020-2022这三年的不作为买单。作为对比,我的同门就非常专注且能卷,研一就确定了cpp方向并钻研了三年,刷题面经样样不落,最后offer都挑花了眼。这里我明白了,上学的一大收获就是看清自己和别人的差距,并有机会奋起直追。只可惜自己错失了这个机会。

不管怎么说,当我接过毕业证书的那一刻,我这三年画上了一个遗憾的句号。

毕业后

离开学校后不久,就进入了职场。经历了一系列培训后,我目前的工作是软件开发。这和我刚入职以为的工作内容不符,如果第一份工作干的不是软开,那么这辈子似乎就和这份职业没什么关系了。所以这里似乎是命运之神给了我又一次机会,让我能继续走这条路。

除了工作,更重要的是我感觉我真正放松了一些。这半年我懂得了一个道理:做时间的朋友。我也把”Time will tell”这段话作为朋友圈的简介。这句话是我从两件事中悟出来的。第一件事是治疗我手指上的甲周疣。这个病在我身上待了至少七年以上,平时不痛不痒,只是有厚厚的角质层。直到今年三月份我下定决心去医院治疗,冷冻疼的我呲牙咧嘴,两周一次的疗程,伤口反复的结痂又重新生出角质层,直到我离校,还没治好。当时的我以为自己是什么特殊病例,心情一度崩溃。神奇的是,下半年的八月份,我的角质层开始自己脱落,取而代之的是新鲜干净的皮肤,我的病就这样好了。第二件事是我在投资理财的过程中了解到的。如果你在十年前买入一个指数基金,按每年10%的收益率,到现在财富就翻了2.5倍。这就是时间的力量。

我还学会了打理自己的生活:周末出去玩而不是闷在室内、养成了跑步习惯等。一切在朝好的方向进行,值得投入更大的热情。

要说另外感触最深的事,就是“靠自己”。尽管我回福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以为能得到某些人的帮助,但是回来之后他们基本对我不闻不问,之前托他们办的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也不了了之。现在我已经明白了:在这个社会上,别人不给你使拌,在普通关系内给予帮助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,除此之外,一切都要靠自己,绝对不要因为任何人的许诺而做出任何重大决策!

外部环境上,2023没有去年那样劲爆,抽象大新闻不断。相反的,衰退一种低调的方式进行,没有了大张旗鼓,反而更让人无奈。之前经济不好推给疫情,今年上半年还没蹦跶几个月,下半年就一泻千里了。这次终于找不到借口了,政府开始想对策,但是依旧那么迟缓和愚蠢。治大国如烙大饼,一面快焦了就翻到另一面。作为个人,我对寒冬期的生活方式定义为:不负债,少消费。只有这样“彻底躺平”,才能在这世道独善其身。

2024

新的一年,我期待看到时间的力量。目前我坚持的事情包括:

  • 每日涂阿达帕林,来治鼻子上的痤疮
  • 每天定投美股基金
  • 每天说一段英语对话
  • 每周至少跑步两次

技术上,按照后端工程师的技术路线精进。目前打算是先按照这份路线图提供的后端路线走通,然后慢慢延伸到前端和devops,直至全栈。但是2024年,我应该专注于后端。

我心里有一份宏伟的计划,2024年就按着这份计划上路吧。